性奴隸服務公司新外篇之沈傲芳辛苦的社交生活(繁體)
发表于 [2022-09-04]

沈小姐,請醒醒,你沒事吧?」

伴隨著一陣焦急的說話聲,沈傲芳感覺到一股滾熱腥臭的液體激射到了自己
的臉蛋上。

因為這刺鼻的味道,沈傲芳從昏迷中悠悠的轉醒,她睜開鳳目,映入眼簾的
是一個手持粗糙皮鞭,赤身裸體的禿頂男人,此刻,這個胖男人站在她身邊,正
滿臉焦急望著她。

這個胖男人渾身赤裸著,滿是贅肉的身體上到處佈滿著黑毛,下體那不大陽
具耷拉著,上面滿是濕漉漉的液體,正一滴滴的落在地上。有白的,有黃的,惡
心極了。

這個男人見到沈傲芳醒了過來終於松了一口氣,於是放下皮鞭,一邊將手伸
到下體揉搓著自己那短小而骯髒的陽具,一邊心有餘悸的說道:

「沈小姐,你可醒過來了,我還以為你被我虐死了,可嚇死我了。」

沈傲芳聞言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於是,一副她已經司空見慣的畫面出現
在她的眼前:

她發現自己四肢大開的被綁在一張花白的席夢思床上,來時穿的那件水手服
已經從脖領到胯間都被人撕碎了,只有幾塊帶著白斑的短裙碎布散落在她的嬌軀
上。

自然,沈傲芳那引以為傲的豐滿誘人的椒乳和粉嫩的下陰此刻也被淫蕩的露
了出來。

曾經雪白的乳房此刻已經是變得傷痕累累,上面到處都是紅色的鞭痕和黃色
的液體痕跡。

雖然他看不到自己陰道和肛門上的情況,不過從那兩處傳來陣陣充實而撕碎
般疼痛的感覺上她就知道,她身上這兩個最稚嫩的器官又一次被陳隊長和他兄弟
們插滿莫名其妙的東西了。

只是不知道這次陳隊長他們插到裏面的到底是鋼棍還是原木,如果是光滑的
鋼棍,那沒關係,如果是帶刺的原木,那她的陰道和肛門今天就肯定不能再用了。

因為根據她過往的m 女奴經驗,但凡被客人用原木插入這兩個地方,那這兩
個地方一定會被插的陰肉外翻,陰肌碎裂,鮮血直流,至少要養兩個月的傷才能
真正癒合。

想到這,沈傲芳微微一笑,轉頭對站在身邊的那個醜陋男人淡淡的說道:

「怎麼?陳隊長?我又被你玩暈過去了?」

陳隊長聞言也微微一笑,上前一步走到沈傲芳的嬌軀前。然後握著耷拉陽具
一把放在沈傲芳那對黃白相間的乳房上。

然後用龜頭一邊摩擦著她那粉紅的乳頭,一邊的略帶愧意說道:

「是啊!真是對不起沈小姐,都怪我們非要用你的身體玩什麼電流虐陰,一
不小心電流加大了,你就再次暈過去了。」

沈傲芳一聽是電流虐陰,心理暗暗松了一口氣。

她知道只要是客人玩這個項目,那麼插在她陰道和肛門裏的一定是鋼棍了,
既然如此,那麼她的陰道和肛門一定還是完整的。

想到這,沈傲芳心裏頓時輕鬆起來,於是媚然一笑,一邊挺提起胸部,讓陳
隊長的陽具能夠更加舒服的在自己的豐乳上摩擦,一邊淡淡的說道:

「那麼,陳隊長,怎麼樣?我被電的潮吹了嗎?你們不是說過想看我潮吹的
樣子嗎?」

陳隊長的陽具因為來自沈傲芳乳房摩擦的刺激,於是再次挺立起來,於是一
邊緊握自己的陽具往沈傲芳的一隻乳房拼命拍打,一邊更加興奮的說道:

「潮吹了,沈小姐,你剛才被電的不但潮吹了,而且還失禁了,你看我臉上
的這些黃色的液體,就是剛才不小心被你的尿液噴上的。」

聞言仔細一看,果然在他臉上見到了很多的黃色的粘液,於是微微一笑,然
後說道:

「那真是對不起,陳隊長,我跟你說過,在電擊中我總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尿
道……,嗯要不這樣吧,您過來,我用舌頭幫你把你臉上的尿液都舔乾淨好嗎?」

陳隊長聞言哈哈一笑,然後擺了擺手,說道:

「沒關係,我就是喜歡你們女人的尿液粘在臉上的感覺,再說,沈小姐,你
剛才暈過去的時候,我也向你的小臉撒了泡尿,要不你怎麼會醒過來呢?不但是
我,其他兄弟也趁你睡著的時候,往你的身上尿尿了,所以你還算吃虧了呢。」

沈傲芳一聽,終於知道剛才昏迷時激射到自己臉上的那股腥臊的液體是什麼
了,於是也就不再堅持了。

她轉頭看了看周圍,發現房間裏只有陳隊長一個人。於是好奇的問道:

「陳隊長,怎麼只有你一個,其他人呢?」

陳隊長聞言一邊用陽具拍打著沈傲芳粉嫩的乳房,一邊說道:

「他們五個今早要執勤,所以在沈小姐你身上射精後就離開了,而我輪休,
所以只有我在這陪你玩。啊!好爽——」

說完陳隊長打在沈傲芳乳房上的陽具變的更巨大了。

沈傲芳低頭看了看正在自己乳房上摩擦的粗硬陽具,詭秘的一笑。

她知道,經過昨晚自己敞開嬌軀,任這六個賊頭的在自己的身體上肆意淫辱
後,這六個員警已經完全拜倒在她的嬌軀之下了,暫時不會找公司的麻煩了,這
樣一來,公司可以消停一段時間了。

想到這,沈傲芳心情大好,躺在席夢思床上對陳隊長媚然一笑,然後一邊挺
起胸部讓陳隊長更加盡興的拍打自己的乳房,一邊微笑道:

「陳隊長,時間已經不短了,我該回去了,既然您的陽具已經堅挺了,那麼
我就最後陪您玩一次,你想怎麼射出,是插在我的陰道內中出?還是像這樣乳交
後射到我臉上?」

陳隊長一聽,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下的的沈傲芳。

只見這個綁在床上,被他們六個淫辱了一晚上的赤裸裸的絕色女郎,現在從
烏黑的頭髮到潔白的腳趾都被他們弄的髒亂不堪,傷痕累累了:

原本冷豔無雙的玉臉上此刻到處橫溢著他剛才澆上去的尿液。

尿液順著她粉嫩的脖子一直流,漫過她那對已經被他蹂躪變形的乳房和佈滿
血紅鞭痕的小腹,直流到下陰部分上才彙聚成一窪,掛在她的陰毛上。

她下麵的陰道和肛門都各插著一根泛著銀光的,兒臂般粗大的鐵棍,這是電
流器的兩極,陰肉和肛肉外翻,通過剛才的電擊,這兩塊外露的肉上都已經顯得
有點紅腫,而且正順著鋼棍的縫隙往外流著黃白的液體。

他知道,這是他們六個昨晚上幹的好事——他們每個人都在沈傲芳的陰道內
射了一發精液

陳隊長仔細看了看,現在身下這個裸體美人的身上只有胸前那對潔白柔嫩的
椒乳還算乾淨。

於是他想了想,然後伸出手去,一邊解開綁著沈傲芳的大腿和手臂的繩子,
一邊說道:

「沈小姐,我看這樣吧,你先去將身體清理一下,然後再換套制服來伺候我
我到時候再跟你說要怎麼玩。」

沈傲芳的雙手雙腳已經被打開,於是她從沾滿尿水精液的席夢思上站起嬌軀

然後分開雪腿,將插在陰道和肛門內的鋼棍拔了出來,然後一邊揉著手腕和
上的紅色的勒痕,一邊裸身從床上走了下來,轉頭對陳隊長說道:

「好的,那麼陳隊長,我現在就去沖洗一下,不過你想讓我換什麼制服呢,
空姐?啦啦隊?還是護士服?」

陳隊長想了一下,然後好奇的問道:

「沈小姐,你說你是在性奴公司兼職任經理的,那麼請問你的本職工作是什
麼?」

沈傲芳聞言愣了一下,

兼職?什麼兼……哦,對了。

沈傲芳忽然想起來了,第一次跟陳隊長接觸的時候,因為當時她還不信任他
所以信口胡說自己是在性奴隸服務公司兼職經理,而不是真正的領導者,沒想到
陳隊長當真了。

想到這,沈傲芳忽然微微一笑,決定跟陳隊長開個玩笑。

於是她詭秘的一笑,擦了一下玉臉上的精液和尿液,,然後漫不經心的說道


「嗯,聽了陳隊長你千萬別害怕,我的正式職業是紀檢委的紀檢委員。」

陳隊長一聽,頓時大吃一驚!

天哪!被他們折磨半天的竟然是一個女督察!仙人跳!絕對的仙人跳!自己
中計了!

想到這,陳隊長登時嚇的滿臉慘白,於是大驚之下撲通一聲就跪了下來,連
聲求饒道:

「對不起!實在是對不起,沈督察,我實在不知道您是位女督察,竟然如此
蹂躪你,我這是第一次這麼幹,真的!你就饒了我吧。」

沈傲芳見到他竟然嚇的跪了下來,於是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這男人真沒用!膽太小了,這麼明顯的謊話他都信,看來他真是做賊心虛,
以後跟他周旋不用太費腦筋了。

想到這,沈傲芳微微一笑,裸身輕輕的單腿跪了下來,伸出玉手拍了拍他的
肩膀,然後說道:

「呵,沒關係,陳隊長,你放心吧,我今天到這來當你們的性奴隸,這完全
是我的業餘愛好,你不用有心理負擔,就把我當成一般的m 女奴隨便蹂躪好了,
你剛才做的不是很好嗎?說吧!最後一次射精,你想讓我穿什麼衣服服侍你?」

陳隊長看了看沈傲芳的表情,看來不像是在撒謊,於是心靜了一點,,望著
她胸前的美乳咽了口吐沫,漸漸又冒出一個想法,說道:

「真的嗎?沈小姐,既然如此,那我想讓你穿你平常穿的女式西服讓我蹂躪
好嗎?」

沈傲芳聞言愣了一下,然後微微一笑,站起身來,說道:

「沒問題,您在這等一下,我去沖洗身體換制服,很快就回來。」

說完,沈傲芳轉身就想走去浴室。

可就在這時,忽然從房間的東北角傳來一陣嗶嗶聲。

沈傲芳一聽這個聲音,登時秀眉一皺。

因為這個聲音她太熟悉了,這是專線手機的聲音,一聽到這個聲音,沈傲芳
就知道一定是公司又有事了。

知道這個電話的,只有她的辦公室秘書——陳雪,看來她的業餘工作又要提
前結束了。

於是她歎了一口氣,走到牆邊拿起坤包,從裏面掏出手機,放到了耳邊:

「喂?小雪,有什麼事情嗎?」

「喂!是沈經理嗎?你的工作完了嗎?」

沈傲芳聞言皺了一下秀美,說道:

「嗯,還沒有,我可能會晚一點才能回去,你有……啊!——」

沈傲芳的話還沒說完,便忽然發現自己的兩腿間的陰部竟然冒出一根粗大的
陽具,正用力摩擦著她的陰唇,同時一雙粗糙的手也從兩邊摸上自己那傷痕累累
的乳房,用力的揉捏著。

沈傲芳捂住電話回頭一看,發現如饑似渴的陳隊長正緊緊的抱著她,在舔她
的脖子,於是歎了一口氣,轉過頭來對電話說道:

「小雪,你先等一下,我先處理點事情。」沈傲芳看了看眼前興奮難耐的沈玉環歎了口氣,然後說道:

「我問你,看見徐風了嗎?我找他有事。」

單玉環聞言點了點頭,說道:「見到了,他剛到這就一把拉起紀芳嵐,將她
抱走了,說是跟她很久沒見了。要跟她交交心,什麼交心啊,

沈傲芳看了看眼前興奮難耐的沈玉環歎了口氣,然後說道:

「我問你,看見徐風了嗎?我找他有事。」

單玉環聞言點了點頭,說道:

「見到了,他剛到這,就一把將紀芳嵐扛走了,說是跟她很久沒見了。要跟
她交交心,什麼交心啊,還不是交身。

對了,他讓我告訴你,你要是來了,就去樓上的茶室找他,他說南區的人已
經來了,讓你上去談,嘿嘿,我要先玩了」

說完,單玉環便轉過身來,一邊向那個被綁著的男人走去,一邊大喊道:

「閃開,閃開,這個男人我先上,你們排後面。」

沈傲芳知道,單玉環一旦興起,說什麼都沒用,只好讓她們先盡情的玩了,
只是那兩個男新員工就慘了。

想到這,沈傲芳歎了口氣,退出包廂關上了門。

「媽呀——!」

沈傲芳剛轉身,包廂裏便傳來了男人殺豬般撕心裂肺的喊叫聲,緊接著,玉
環那魔鬼般的蕩笑聲響了起來

「啊哈哈——哇塞!好爽,這就是操男人的感覺啊,快點!臭小子,我還要
插,把腿張開點……

笨蛋!大腿怎麼這麼僵硬,放鬆些。你平常經常上淫辱我們,讓我們在你面
前分大腿,難道你一點都沒學會?對!就這樣!我來了——」

單玉環話音剛落,屋裏便再次響起了一陣男人的殺豬叫。

沈傲芳歎了口氣,便不再管她們的胡鬧,向樓道裏的包廂走去,她是經理,
還是先找徐風辦正事要緊。

沈傲芳順著樓梯走到了二層的茶室,發現徐風在正跟一個便聽到了一陣女人
嚶嚶的呻吟聲,不過不是從包廂裏,而是從包廂旁邊的男廁所裏。

沈傲芳推開廁所門一看。

發現一身空姐裝束,嬌媚異常的紀芳嵐正被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按在小便槽
上肆意姦淫著。

紀芳嵐的那件黑色的空姐短裙已經被撩倒了蠻腰上,整個上半身都被徐風按
在了小便槽上,無暇的俏臉緊緊的貼在小便槽的側壁上,清水帶著小便槽上的尿
漬劃過她嬌紅的俏臉,流進了她的櫻唇裏,將她的俏臉弄得污穢不堪。

沈傲芳見狀微微一笑,然依著廁所門微笑道:

「徐大科長,你這麼急著叫我來就是看你表演春宮話劇嗎?」
「徐……徐科長,沈、沈經理來了,你、你們先談正事,完了我再陪您。好
,好嗎?」

  紀芳嵐見到沈傲芳走了進來,連忙滿臉潮紅的從小便池裏抬起俏臉來,用手
擦了一下在自己俏臉上橫流的清水,轉頭對捏著自己雪白的臀瓣,拼命挺動的徐
風懇求道。

  徐風正在興頭上,聞言嘿嘿一笑,說道:

  「用不著,寶貝,你給我趴好!」

  說完,他用手重重的拍了一下著紀芳嵐雪白緊俏的臀瓣,然後趁著紀芳嵐咬
牙忍痛的時候,一把抓住她頭上的空姐船形帽,將她的俏臉再次按回了小便池……。

  小便池的清水使紀芳嵐清醒過來,她感覺插入自己下體的陽具變得越來越粗
壯有力。

  於是紀芳嵐知道,自己的懇求是沒有用,看來不讓徐風做完,他是不會放過
自己的,

  於是乖巧紀芳嵐也就不再強求了,只見她從小便裏轉過俏臉,對著旁邊的沈
傲芳苦笑了一下,便滿臉潮紅的閉上一雙鳳目。

  緊接著,只見她一隻手扶著牆壁,另一隻手伸進自己的胯間撫摸徐風和自己
性器官的交合處,然後壓下嬌軀,緩緩抬起一隻穿著高跟涼鞋美腿踩到了小便池
的水管上。使自己的雪臀翹高了許多。

  沈傲芳本身就是性服務員,所以她一看就明白,這是紀芳嵐為了使徐風儘早
射精所使用的性技巧。

  紀芳嵐抬起一隻腿,是為了讓自己的雪臀分的更開,從而使徐風的陽具能刺
的更深,而壓低身子,是為了加強陰道對陽具的擠壓感。而撫摸交合處,是為了
加大性刺激。

  紀芳嵐已經完全進入工作狀態了,果然,沒過多久,紀芳嵐那經典的叫起春

  聲便響了起來……

  沈傲芳見紀芳嵐如此,不由的歎了一口氣。

  自己和紀芳嵐都是性服務員,而且還是她的領導,但是沈傲芳真的很佩服紀
芳嵐這種對客戶逆來順受的服務精神。

  雖然自己對客戶提出的變態性要求也是百無禁忌,但是服務品質卻根據自己
當時的心情而有所不同。

  沈傲芳心情好或者時間充裕的話,她就可以用身體把客人迷的神魂顛倒。

  但是她心情不好或者有急事的時候,她也會消極怠工,慵懶的分著大腿任客
人淩辱,草草應付。

  全公司似乎只有這個紀芳嵐,無論身處何地,處於什麼狀況,哪怕是最不合
適的情況之下,只要客人提出性要求,,她總能很好的調整自己,使自己的身心
在第一時間進入服務狀態。

  就像現在紀芳嵐所表現的那樣,雖然她的臉被徐風按進了騷臭的小便池裏
,但是她依然能做出如此標準的承接性姿勢,可見她的職業技術有多高。

  這在別的性服務員看來簡直是不可能的……

  「沈經理,你不急吧,我做完了再跟你說。哇!好爽!這姓紀的小妮子這麼
時間不見,陰唇越來越緊了!」

  就在沈傲芳望著被壓在小便池裏的紀芳嵐胡思亂想的時候,正在奮戰的徐風
忽然向她問道。

  沈傲芳聞言微微一笑,聳了聳秀肩,媚然道:

  「沒事,您徐大科長辦事誰敢打擾,您慢慢玩吧,我在玉環的包廂裏等你。」

  說完,沈傲芳扭轉嬌軀,就想離開男廁所。

  「等等!」

  沈傲芳剛走了兩步,徐風便叫住了她。

  她一回頭,發現徐風正眼毛賊光的來回掃視她的身體。

  於是沈傲芳繡眉一挑,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於是微笑道:

  「怎麼?徐大科長還有什麼吩咐嗎?」

  徐風聞言淫笑了一聲,雙手鬆開紀芳嵐的雪白的翹臀,拽著自己的皮帶將西
服褲子往下一拉,刺溜一聲,便將西服褲子退到了腳脖子上。

  然後一邊用陽具抽插紀芳嵐翹臀,一邊用手一指自己的屁股,對沈傲芳微微
一笑,說道:

  「嘿嘿,沈經理,咱們倆也很久沒見了,過來,蹲到我後面來,給我舔舔屁
眼,讓我見識一下你的口技是否退步了。」

  沈傲芳聞言微微一笑。

  其實從徐風叫住她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徐風肯定是要淩辱自己,因為每次
他見到自己都不會放過,如果不叫住她才奇怪。

  說實在話,沈傲芳不介意陪他玩遊戲,只是今天時間有點緊,於是有點猶豫
,想了想,微微一笑,說道:

  「怎麼?徐大科長還想玩一龍雙鳳啊?我看算了吧,今天時間挺緊的,你就
趕快跟芳嵐做吧,做完了我們好說正事。等以後有時間了我再跟你盡情來場友誼
賽。」

  徐風聞言微微一笑,更加用力的將自己的陽具挺進紀芳嵐的雪白臀瓣,然後

  氣喘吁吁的說道;

  「沒、沒事,你一邊舔我一邊跟你說,兩不耽誤嘛,快點過來!」

  說完,徐風一把抱著紀芳嵐的蠻腰,將自己的身體壓在了她的後背上,並且
將自己的黝黑的屁股向後撅了起來,等待沈傲芳來為他服務。

  沈傲芳望著徐風那黝黑的屁股歎了口氣。

  這徐風在公司裏就像一個愛撒嬌的老小孩,誰都得順著他的意思走,否則他
就跟你鬧,不過他調教女人的技術確實很高杆,所以上層也就任他胡作非為了。

  「看什麼呢?快來啊,哇,好爽。」

  徐風見沈傲芳只是微笑著盯著他而沒動作,於是抱著紀芳嵐的雪臀催促著。

  沈傲芳知道,這徐風是不達目的誓不甘休,看來今天自己是非得就範不可了
,否則徐風硬來的話,自己會被淩虐的更慘。

  想到這,沈傲芳歎了口氣,說道

  「好了,來了。」

  說完,邁開玉步,緩緩的走到了徐風的身後。

  徐風見到沈傲芳屈服了,激動異常,乾脆將臃腫肥胖的身體全部都壓倒了前
面紀芳嵐的秀背上,然後踮著腳尖,將屁股對準沈傲芳,恨不得將它撅到天上去。

  沈傲芳見到徐風這小孩撒嬌般的模樣,忽然對舔他肛門這件事不那麼反感了。

  於是微微一笑,伸出紋著粉色指甲油的青蔥玉指輕輕的在他那黝黑的屁股上
掐了一下,使得徐風激動的渾身一抖。

  沈傲芳他屁股抖動的模樣媚然一笑,說道;

  「不錯嘛,徐大科長,屁股一點贅肉都沒有,怎麼?最近有健身嗎?」

  徐風聞言一邊喘著粗氣拼命向紀芳嵐的下體挺動,一邊不無驕傲的說道:

  「呼——,那當然,每天都要壓在那些你們這些嬌娃的身上做俯臥撐能胖的
起來嗎?來吧,快點舔。」

  沈傲芳聞言媚笑了一下,摸著徐風的屁股單腿緩緩的跪了下來,然後伸出玉

  手握著徐風的兩瓣屁股肉用力一掰——

  登時,一個黝黑骯髒的肛門帶著一股臭氣出現在了沈傲芳的俏臉前。

  沈傲芳秀眉一皺,伸手捂著鼻子嬌嗔道:

  「徐大科長,你的肛門好髒啊,你都不洗澡的嗎?」

  徐風此刻已經被欲火迷了心眼,所以根本就沒聽到沈傲芳說什麼。

  只見他一邊握著紀芳嵐纖細的蠻腰,將自己青黑的陽具不停的刺進她雪白緊
俏的臀肉間,插得紀芳嵐那粉嫩陰唇被刺激成了鮮紅色,不停的飛濺著淫水。

  一邊氣喘吁吁的對身後的沈傲芳說道:

  「呼,沈經理,專業的性服務員是不在乎客人的肛門是否乾淨的,快點舔吧
,你是性服務員的頭,可要做個表率啊。」

  沈傲芳聞言微微一笑,拍了一下徐風的屁股,嗔怪道:

  「看你說的,好像我今天不舔你肛門就沒資格當總經理似的,行了,我來了」

  說完,沈傲芳望著徐風的屁股吸了一口氣,抬起黔首,將自己那精妙絕倫的
美麗俏臉緩緩的埋進了徐風的黝黑的屁股間,然後對著中間那小洞伸出了自己的
櫻舌……。

  「啊——太爽了,他奶奶的,我要來了。」

  感受到肛門處沈傲芳那嫺熟的舔弄技巧,徐風被刺激的大吼了起來。

  緊接著,欲火攻心的徐風伸進紀芳嵐的裙底,握著她雪白的腿彎,將她淩空
抱了起來,然後手臂左右一分,紀芳嵐大腿根部那無限美好的粉嫩下體便暴露在
了空氣中。

  因為動作劇烈,徐風一不小心,使自己的那濕漉漉的陽具從紀芳嵐濕漉漉陰
唇裏脫了出來。

  被幹的意識模糊,花枝亂顫的紀芳嵐發覺徐風將自己抱了起來,而且抽插自
己的那條粗硬的陽具從陰道內退了出去。

  於是根據經驗,紀芳嵐自然的以為徐風要爆發了,拔出去是因為要將精液射
在她的外陰上。

  所以紀芳嵐乖巧的將自己空姐裙撩到腰間,閉著鳳目,滿面潮紅的倚在徐風
的懷裏,準備迎接外陰被噴撒上熟悉的炙熱感。

  但是出乎她意料的是,那根堅硬火熱的肉棍忽然去而複返,頂住了自己粉嫩
的肛門。

  有了這個感覺,紀芳嵐頓時一驚,抓住徐風胳膊花容失色的嬌喘道:

  「徐、徐科長,我的肛門昨天被客人弄傷了,你能不能不要……」

  徐風豈是憐香惜玉之人,只見他冷然一笑,抱著紀芳嵐的大腿根將自己粗硬
陽具對準她的肛門,然後用力一擺腰,撲哧一聲,陽具便深深的刺進了紀芳嵐的

  肛門
「徐……徐科長,沈、沈經理來了,你、你們先談正事,完了我再陪您。好
,好嗎?」

  紀芳嵐見到沈傲芳走了進來,連忙滿臉潮紅的從小便池裏抬起俏臉來,用手
擦了一下在自己俏臉上橫流的清水,轉頭對捏著自己雪白的臀瓣,拼命挺動的徐
風懇求道。

  徐風正在興頭上,聞言嘿嘿一笑,說道:

  「用不著,寶貝,你給我趴好!」

  說完,他用手重重的拍了一下著紀芳嵐雪白緊俏的臀瓣,然後趁著紀芳嵐咬
牙忍痛的時候,一把抓住她頭上的空姐船形帽,將她的俏臉再次按回了小便池……。

  小便池的清水使紀芳嵐清醒過來,她感覺插入自己下體的陽具變得越來越粗
壯有力。

  於是紀芳嵐知道,自己的懇求是沒有用,看來不讓徐風做完,他是不會放過
自己的,

  於是乖巧紀芳嵐也就不再強求了,只見她從小便裏轉過俏臉,對著旁邊的沈
傲芳苦笑了一下,便滿臉潮紅的閉上一雙鳳目。

  緊接著,只見她一隻手扶著牆壁,另一隻手伸進自己的胯間撫摸徐風和自己
性器官的交合處,然後壓下嬌軀,緩緩抬起一隻穿著高跟涼鞋美腿踩到了小便池
的水管上。使自己的雪臀翹高了許多。

  沈傲芳本身就是性服務員,所以她一看就明白,這是紀芳嵐為了使徐風儘早
射精所使用的性技巧。

  紀芳嵐抬起一隻腿,是為了讓自己的雪臀分的更開,從而使徐風的陽具能刺
的更深,而壓低身子,是為了加強陰道對陽具的擠壓感。而撫摸交合處,是為了
加大性刺激。

  紀芳嵐已經完全進入工作狀態了,果然,沒過多久,紀芳嵐那經典的叫起春

  聲便響了起來……

  沈傲芳見紀芳嵐如此,不由的歎了一口氣。

  自己和紀芳嵐都是性服務員,而且還是她的領導,但是沈傲芳真的很佩服紀
芳嵐這種對客戶逆來順受的服務精神。

  雖然自己對客戶提出的變態性要求也是百無禁忌,但是服務品質卻根據自己
當時的心情而有所不同。

  沈傲芳心情好或者時間充裕的話,她就可以用身體把客人迷的神魂顛倒。

  但是她心情不好或者有急事的時候,她也會消極怠工,慵懶的分著大腿任客
人淩辱,草草應付。

  全公司似乎只有這個紀芳嵐,無論身處何地,處於什麼狀況,哪怕是最不合
適的情況之下,只要客人提出性要求,,她總能很好的調整自己,使自己的身心
在第一時間進入服務狀態。

  就像現在紀芳嵐所表現的那樣,雖然她的臉被徐風按進了騷臭的小便池裏
,但是她依然能做出如此標準的承接性姿勢,可見她的職業技術有多高。

  這在別的性服務員看來簡直是不可能的……

  「沈經理,你不急吧,我做完了再跟你說。哇!好爽!這姓紀的小妮子這麼
時間不見,陰唇越來越緊了!」

  就在沈傲芳望著被壓在小便池裏的紀芳嵐胡思亂想的時候,正在奮戰的徐風
忽然向她問道。

  沈傲芳聞言微微一笑,聳了聳秀肩,媚然道:

  「沒事,您徐大科長辦事誰敢打擾,您慢慢玩吧,我在玉環的包廂裏等你。」

  說完,沈傲芳扭轉嬌軀,就想離開男廁所。

  「等等!」

  沈傲芳剛走了兩步,徐風便叫住了她。

  她一回頭,發現徐風正眼毛賊光的來回掃視她的身體。

  於是沈傲芳繡眉一挑,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於是微笑道:

  「怎麼?徐大科長還有什麼吩咐嗎?」

  徐風聞言淫笑了一聲,雙手鬆開紀芳嵐的雪白的翹臀,拽著自己的皮帶將西
服褲子往下一拉,刺溜一聲,便將西服褲子退到了腳脖子上。

  然後一邊用陽具抽插紀芳嵐翹臀,一邊用手一指自己的屁股,對沈傲芳微微
一笑,說道:

  「嘿嘿,沈經理,咱們倆也很久沒見了,過來,蹲到我後面來,給我舔舔屁
眼,讓我見識一下你的口技是否退步了。」

  沈傲芳聞言微微一笑。

  其實從徐風叫住她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徐風肯定是要淩辱自己,因為每次
他見到自己都不會放過,如果不叫住她才奇怪。

  說實在話,沈傲芳不介意陪他玩遊戲,只是今天時間有點緊,於是有點猶豫
,想了想,微微一笑,說道:

  「怎麼?徐大科長還想玩一龍雙鳳啊?我看算了吧,今天時間挺緊的,你就
趕快跟芳嵐做吧,做完了我們好說正事。等以後有時間了我再跟你盡情來場友誼
賽。」

  徐風聞言微微一笑,更加用力的將自己的陽具挺進紀芳嵐的雪白臀瓣,然後

  氣喘吁吁的說道;

  「沒、沒事,你一邊舔我一邊跟你說,兩不耽誤嘛,快點過來!」

  說完,徐風一把抱著紀芳嵐的蠻腰,將自己的身體壓在了她的後背上,並且
將自己的黝黑的屁股向後撅了起來,等待沈傲芳來為他服務。

  沈傲芳望著徐風那黝黑的屁股歎了口氣。

  這徐風在公司裏就像一個愛撒嬌的老小孩,誰都得順著他的意思走,否則他
就跟你鬧,不過他調教女人的技術確實很高杆,所以上層也就任他胡作非為了。

  「看什麼呢?快來啊,哇,好爽。」

  徐風見沈傲芳只是微笑著盯著他而沒動作,於是抱著紀芳嵐的雪臀催促著。

  沈傲芳知道,這徐風是不達目的誓不甘休,看來今天自己是非得就範不可了
,否則徐風硬來的話,自己會被淩虐的更慘。

  想到這,沈傲芳歎了口氣,說道

  「好了,來了。」

  說完,邁開玉步,緩緩的走到了徐風的身後。

  徐風見到沈傲芳屈服了,激動異常,乾脆將臃腫肥胖的身體全部都壓倒了前
面紀芳嵐的秀背上,然後踮著腳尖,將屁股對準沈傲芳,恨不得將它撅到天上去。

  沈傲芳見到徐風這小孩撒嬌般的模樣,忽然對舔他肛門這件事不那麼反感了。

  於是微微一笑,伸出紋著粉色指甲油的青蔥玉指輕輕的在他那黝黑的屁股上
掐了一下,使得徐風激動的渾身一抖。

  沈傲芳他屁股抖動的模樣媚然一笑,說道;

  「不錯嘛,徐大科長,屁股一點贅肉都沒有,怎麼?最近有健身嗎?」

  徐風聞言一邊喘著粗氣拼命向紀芳嵐的下體挺動,一邊不無驕傲的說道:

  「呼——,那當然,每天都要壓在那些你們這些嬌娃的身上做俯臥撐能胖的
起來嗎?來吧,快點舔。」

  沈傲芳聞言媚笑了一下,摸著徐風的屁股單腿緩緩的跪了下來,然後伸出玉

  手握著徐風的兩瓣屁股肉用力一掰——

  登時,一個黝黑骯髒的肛門帶著一股臭氣出現在了沈傲芳的俏臉前。

  沈傲芳秀眉一皺,伸手捂著鼻子嬌嗔道:

  「徐大科長,你的肛門好髒啊,你都不洗澡的嗎?」

  徐風此刻已經被欲火迷了心眼,所以根本就沒聽到沈傲芳說什麼。

  只見他一邊握著紀芳嵐纖細的蠻腰,將自己青黑的陽具不停的刺進她雪白緊
俏的臀肉間,插得紀芳嵐那粉嫩陰唇被刺激成了鮮紅色,不停的飛濺著淫水。

  一邊氣喘吁吁的對身後的沈傲芳說道:

  「呼,沈經理,專業的性服務員是不在乎客人的肛門是否乾淨的,快點舔吧
,你是性服務員的頭,可要做個表率啊。」

  沈傲芳聞言微微一笑,拍了一下徐風的屁股,嗔怪道:

  「看你說的,好像我今天不舔你肛門就沒資格當總經理似的,行了,我來了」

  說完,沈傲芳望著徐風的屁股吸了一口氣,抬起黔首,將自己那精妙絕倫的
美麗俏臉緩緩的埋進了徐風的黝黑的屁股間,然後對著中間那小洞伸出了自己的
櫻舌……。

  「啊——太爽了,他奶奶的,我要來了。」

  感受到肛門處沈傲芳那嫺熟的舔弄技巧,徐風被刺激的大吼了起來。

  緊接著,欲火攻心的徐風伸進紀芳嵐的裙底,握著她雪白的腿彎,將她淩空
抱了起來,然後手臂左右一分,紀芳嵐大腿根部那無限美好的粉嫩下體便暴露在
了空氣中。

  因為動作劇烈,徐風一不小心,使自己的那濕漉漉的陽具從紀芳嵐濕漉漉陰
唇裏脫了出來。

  被幹的意識模糊,花枝亂顫的紀芳嵐發覺徐風將自己抱了起來,而且抽插自
己的那條粗硬的陽具從陰道內退了出去。

  於是根據經驗,紀芳嵐自然的以為徐風要爆發了,拔出去是因為要將精液射
在她的外陰上。

  所以紀芳嵐乖巧的將自己空姐裙撩到腰間,閉著鳳目,滿面潮紅的倚在徐風
的懷裏,準備迎接外陰被噴撒上熟悉的炙熱感。

  但是出乎她意料的是,那根堅硬火熱的肉棍忽然去而複返,頂住了自己粉嫩
的肛門。

  有了這個感覺,紀芳嵐頓時一驚,抓住徐風胳膊花容失色的嬌喘道:

  「徐、徐科長,我的肛門昨天被客人弄傷了,你能不能不要……」

  徐風豈是憐香惜玉之人,只見他冷然一笑,抱著紀芳嵐的大腿根將自己粗硬
陽具對準她的肛門,然後用力一擺腰,撲哧一聲,陽具便深深的刺進了紀芳嵐的

  肛門


徐風聽到叫喊聲轉頭一看,發現是沈傲芳,於是也微微一笑,並沒有放開手
裏的紀芳嵐,而是一手握著紀芳嵐的撩到腰部的裙擺,一手扭捏把玩著她雪白的
大腿根部的嫩肉。

然後一邊用陽具在她的雪翹臀間來回穿刺著,一邊說道:

「嘿嘿,沈經理,別生氣,等你太無聊了,所以在芳嵐身上消遣一下。」
呀——!」

  粉嫩肛門被徐風這麼猛地一插,紀芳嵐頓時痛的俏臉一白,尖叫了出來,緊
接著只見她那雙雪白的玉腿一陣抖動,撲哧一聲,一股淫水便撲哧一聲從她前面
陰唇裏噴了出來。直接噴到了徐風的腳底板上。潮噴後,只見紀芳嵐渾身一痙攣
,啪嗒一聲,將嬌軀癱在徐風的胸前,開始無神的嬌喘起來。

  徐風見狀嘿嘿一笑,然後咬著紀芳嵐的耳垂說道:

  「寶貝,我就是喜歡你這越折磨你,你的高潮來的越快的體質。」

  徐風身後的沈傲芳聞言,將俏臉從他的肛門裏抬了起來,微微一笑,用玉手
揉了揉他的陰囊,然後一邊伸出低頭伸出舌頭輕輕的舔弄上面的褶皺,一邊說道:

  「嗯……我說徐大科長……嗯……你別只顧著玩我們,你快說說吧,這麼著
急的叫我來究竟有什麼事情?」

  顯然身後沈傲芳的舔弄讓徐風有點喘不過氣來。所以徐風沒有立刻回答她的
話。

内容页页面引入内容
所有页面引入内容